亚冠

網貸行業里的兩種人羊毛黨與職業黑哪個更可

2020-01-16 14:38: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贷行业里的两种人:羊毛党与职业黑,哪个更可怕

在贷行业里就有这么两种人——“职业黑”和“羊毛党”

2014年6月,广州新成立一家互联金融公司为了吸引消费者购买自己的理财产品,这家公司发行了价值2个亿的各类优惠券但仅仅不到半年的时间,公司便宣告倒闭原来这些优惠券,全部都被一个“人”抢走了,确切的说,是一个5000人的“羊毛党”团队

他们抢了优惠券后,全部用于购买期限在半年内兑换的理财产品,而金融公司在短期内没有足够的资金应对,最终导致破产

在互联金融行业中,类似这样被“羊毛党”伤害的例子还有很多

羊毛党的成长史

倔强青铜:羊毛党的鼻祖织毛衣的青春少女

上世纪末,春晚经典小品《昨天今天明天》中,白云大妈和黑土大叔当年搞对象,在生产队放羊的白云大妈歪脑筋一动,揪羊毛搓毛线,给黑土大叔织出一件毛衣

,被扣上“薅社会主义羊毛”的罪名之后,这种每一分钱都花在刀刃上,享受精打细算乐趣的人群就被调侃为“羊毛党”

荣耀黄金:散客羊毛党精打细算的业余玩家

进入二十一世纪,互联迅速发展,各类互联+平台涌现,商家为吸引用户、培养用户消费习惯,纷纷采取补贴战术就这样,散客羊毛党在平台的温水拥抱中诞生了他们热衷于搜集各互联平台及实体店的免费服务和促销信息,用相对低的成本甚至零成本获取到物质实惠么多优惠,如何才能占尽呢

善于获取信息又懂得资源共享的人们,开始在各类社交站建立一些松散的组织,积极获取资讯,积极参加活动,积极分享战果,有羊毛一起薅散客羊毛党不仅物尽其用而且造福大众,形象相当伟岸

永恒钻石:高级羊毛党工具化的职业玩家

本活动仅限新用户参加凭啥说我是老用户,号被标记了是吧,IP地址被登记了是吧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小号软件、虚拟号注册器等互联工具可以自动注册大量新号码,猫池(短信集群收发的专业设备)、短信代收服务平台可以专门接收验证码,代理IP让我落脚在五湖四海……

一次花费毛钱,号码用完就扔,IP地址取之不尽,茫茫络,你怎么分辨这些新皮囊其实还是原来的我

最强王者:集团羊毛党有组织的正规军

累积了大量的资源,有组织有纪律、分工明确、规模感人的羊毛党公司、团伙出现了不满足于只在底端薅羊毛,他们开始着手养小号、开发短信收发平台、制作刷单软件、规模化组织刷单、变卖套现等环节,逐渐形成一条完备的产业链

转卖羊毛收益有限,游走在流通真金白银的平台,将羊毛提现为现金,是集团羊毛党打造的利益模式从2014年起,互联金融行业、打车等共享经济行业逐渐成为羊毛党眼里的香饽饽

羊毛党为何如此猖狂

羊毛党之所以能快速转化为“正规军”,是因为高级“黑产”肆虐,大****正是由偷盗数据与信息的黑产军团演化而来除了羊毛党之外,在互联金融领域,还有一些盗用账户、骗贷等形成的“黑产”(即黑色产业,在络中泛指利用非法手段获取利益的勾当),以目前的技术手段尚且很难防住

为了不停转变IP地址,欺诈分子不惜成本,用卡车拉着一集装箱四处转移,这样的话,这些的IP地址就会不断变化,便会阻碍检测,不会像以往一样检测出同一居民楼中一天产生几万个新增用户的情况

此外,对于专业型盗用银行账户的团伙型黑产来说,他们会通过社会工程以及黑客等一系列手法获取了数以万计的银行账户,不仅如此,他们还会先潜伏在账户中,观察账户,在价值最高的时候变现,这个过程中,他们会努力模拟正常人的行为

现在的黑产在撞库(指黑客利用互联中泄露的账号密码,尝试批量登录其他站的行为)时是非常有耐心的,可能会把周期拖长到好几个月如果用他们的肉鸡(指被夺取管理权限的远程电脑)络控制几百台甚至上千台不同人的机器,把任务打散并随机分发到这些机器上,便很难判断是否在撞库

同时他们还会将原本一天要完成的工作分散在几个月内,甚至半年,非常有耐心地去做这些事情这时候从很多维度上看,都是一个正常的登录请求

在我国现行法律下,虽然这类违法行为遭受着高压打击,但是薅羊毛游走在灰色的边缘,违法成本更低,收益却更高这些行业毒瘤一转型,产业链便迅速铺开数据表明,仅寄生在P2P行业的羊头(组织者)和羊群(参与者),规模就不少于20万,还不包括散客和兼职者

一家羊毛党公司,手握上千万个账号ID,大规模刷单可以动摇Appstore的游戏下载排行,月流水高达三亿元

想当年,某两家打车软件抢用户抢得水深火热之时,抢着给予乘客和司机高额补贴,羊毛党便冒充乘客配合司机刷空单,一月能获得万的收入,而职业羊毛党月入10万以上

某借贷平台在2015年开展新用户注册返现60元的活动,羊毛党蜂拥而至,平台宣布取消可疑用户资格,羊毛党一跃而起发布《一个羊毛党致XX股东的一封》,与平台公然撕逼

垂直电商、O2O平台、互联金融平台、运营商等钱财流通较大的行业,已成为羊毛党的主要攻击对象,大平台伤筋动骨,小平台被撸残榨干

“职业黑”和“羊毛党”

那么问题来了,“职业黑”和“羊毛党”对于贷行业又有着怎样的影响如果全面禁止羊毛党,对行业又有何影响前者是以写黑稿、刷恶意评论、传播谣言等方式抹黑某家公司,并以此获利的人群;后者则是热衷于各种营销活动,以低成本或是零成本来换取高额奖励的人群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本月14日,北京市互联金融行业协会打击羊毛党联盟正式成立9月30日,协会发布关于坚决打击“羊毛党”模式的通知协会认为,此类行为不仅增加了贷机构的运营成本,也会让贷机构受到流动性风险冲击,要求各会员单位及个人如有类似合作要立即停止并整改,不支持违规机构申请备案

羊毛党虽然让很多互联金融公司遭受了巨大损失,但是这些公司也并不想将羊毛党们“赶尽杀绝”因为一定数量的羊毛党能够有效帮助那些处在成长期的互联金融公司,为它们快速积累用户规模和交易规模,推动平台快速发展这些数据的提升可以作为企业下一步找风投的融资筹码

但这也是一枚硬币的正反面:羊毛党如果太多,就会大大加大互联金融公司的获客成本,使他们无法接触到自己的目标客户,甚至发生恶性挤兑,导致公司破产

又爱又恨的羊毛党和避之不及的职业黑

对于平台来说,初期的发展难免会和羊毛党产生瓜葛,而由高额羊毛吸引来的部分羊毛党也在“薅羊毛”的过程中发现了“商机”,与部分居心不良的人组成了“职业黑”这一群体

此前有自媒体爆料称,初级羊毛党和淘宝刷单员类似,通过在多个高返平台投资获取高额利润来赚取收益初级羊毛党多是一些“爱占小便宜”的散客,他们常常是零散进行薅羊毛活动

中级羊毛党被称之为“羊头”,通过一些羊毛群获得相关资讯,积极参加薅羊毛活动,开始呈现出一种松散的组织形态他们手握大量号码和身份信息,使用几十甚至几百个身份多次注册、投资、拿返利,获取更高的利润

中级羊毛党常初级和中级羊毛党都属于第一代羊毛党,是“业余玩家”

当中级羊毛党和P2P平台领导打好关系,可以获得一手信息之后,则自动升级为高级羊毛党——“领头羊”

领头羊通过领导一个个羊头,间接管理成千甚至上万的庞大的羊毛党群体一旦这些领头羊第一时间获取羊毛信息,就通过Q群、公众号、个人站广布信息最后,一眨眼时间,领头羊就能赚到几万元甚至十几万元的“人头费“

再来说职业黑~

职业黑在本质上可以说是络水军的一种,他们有组织地对贷平台用谣言等方式进行抹黑,以求降低平台公信力、引发投资人恐慌,进一步达到勒索平台从中渔利的目的当然,这里也偶尔会出现各家平台有目的的“互黑”的情况,同行是冤家这句话在每个行业里都会出现

如同刘慈欣在《三体》里所描述的“黑暗森林法则”一样,各家平台不仅要想着怎样去发展自身,也要思考如何躲避这些来自暗处的攻击

↑某论坛官方群记录

职业黑对于平台的攻击在实际操作的时候,颇有几分“四两拨千斤”的意思

在确定的攻击的目标后,先在某些小论坛散布负面消息,利用抓人眼球的标题和煽动性的词语来吸引路人的关注

随后,等待事件慢慢发酵,再到贷之家、贷天眼这些投资用户更加集中的平台上进行二次炒作剩下的,就是等着“客户”上门求删帖,交“保护费”了

影响几何

对于平台而言,如果将羊毛党和职业黑这两种群体互相比较,羊毛党可能还会显得有几分“可爱”,而职业黑则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存在

在融360此前出具的一份报告中显示,在2009年至2015年的6年时间里,有近九成(86.36%)的P2P用户在投资P2P时,都薅过平台的羊毛

在平台建立之初,羊毛党的到来可以在短期内帮助平台聚拢人气,一些平台甚至会在建立之初与一些规模较大的“羊毛团”合作以提升人气,但大多数“羊毛党”并不会真正转化为平台的客户,因此其带给平台的往往是虚假的繁荣

重点是,数量庞大的羊毛党往往会给资本实力薄弱的平台带来压力,在大量的补贴资金被羊毛党们“薅”走之后,平台运营方会承担极大压力当羊毛党们散去,最严重的情况甚至会导致平台直接出现经营问题

职业黑和羊毛党的思维则不同,在平台出现危情时,羊毛党们纷纷逃开,职业黑则会如嗜血的蚊虫一样一哄而上,想方设法去吸干平台剩下的几滴血

可能是监管层有所发觉,也可能是行业已经到了竞争的最后阶段现在无论是监管层还是从业者都开始关注起了羊毛党和黑产的问题

去年12月中国互联金融协会成立了惩戒委员会和申诉委员会,目的就是惩戒不正当竞争;北京市互联金融行业协会打击羊毛党联盟正式成立,重点关注羊毛党获客问题

那么现在还有最后一个问题,等到贷行业完成整改,监管腾出手正式处理羊毛党和职业黑的时候,这片地下江湖还会存在多久

缺钙会不会引起腰酸
小孩免疫力低吃哪种维生素
儿童咳嗽舌红苔薄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