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风起鱼龙舞 五十章 辣手摧花丁知鱼

2020-01-18 15:29: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起鱼龙舞 五十章 辣手摧花丁知鱼

凤念念侧身躲开墨羽剑之后,立刻御剑还击刺出一剑。没成想丁知鱼反应奇快,收剑、向背后格挡,扭身向侧面出掌,一气呵成。显然是算计好了自己的每一步,着实可恶。凤念念见掌风劈来,假装惊慌失措,身子向后便要倒下的样子,口中却默念了一句:收!

那凤鸣剑被墨羽剑隔开后,不知何时已经飞回凤念念的右手之中。风念念向后一仰,躲过丁知鱼劈来的一掌。与此同时,凤念念的凤鸣剑又悄无声息地划出一道弧线,从侧面向丁知鱼腰间斩去。丁知鱼持剑的右手持剑尚在身后,左手已经劈出,眼见凤念念的剑据自己腰间已经不到一尺,丁知鱼有喝了一声:起!自己双腿再次原地纵起,右脚踩住凤鸣剑的剑身,左腿便顺势再向凤念念腰间扫去!

凤念念此方才后仰躲闪已经略失重心,再次躲闪不及。只能顺势倒地一滚,避开了丁知鱼的左腿。而凤鸣剑在凤念念倒地的一瞬间,已经再次转向飞出,又向丁知鱼胸前斩去!而此时丁知鱼凌空踢腿,腿势甚猛,也是失去重心。丁知鱼情急之下只能用右手将墨羽插入地面,挺身倒立,以墨羽剑为支撑,腾挪了半个身位,将将躲开凤鸣的又一次突袭。

这几个回合,不过开场后电光火石之间。双方招数虽说不上精妙,但是均既快又狠,险象环生!

众清虚男弟子无不感叹,平时小师叔(小师叔祖)和我们练剑的时候可没这么狠辣。面对这么一个的如花似玉、刚到及笄之年的小姑娘凤念念,居然舍得下如此重手。并且招招凶狠伶俐,浑然天成,果然是境界非凡,非我等所及。

两位女弟子和齐凤行一见却大为不满,丁知鱼比武之前还脸带羞红,信誓旦旦的说切磋道术,点到为止。而现在居然招招都想辣手摧花,风度全无,毫无怜香惜玉之心。几位女子全然忘了自己该站在同为清虚的丁知鱼那边。尤其是年纪稍小的辛月止更是气愤,自己喜欢看的通俗武侠小说里,可都是男主要千方百计地、不明显地让女主个一招半式,这才是美好的开始,哪有上来就打生打死,招招致命的!

而老光棍赵麟行却大为赞赏,不断的捋须微笑!齐凤行看在眼里,心里腹诽道:“怪不得四师兄一把年纪娶不到老婆!”

无论场下如何感想,场上的比斗可全无半点松懈。

丁知鱼倒立握着墨羽,并未向凤念念滚落的地方翻身落下,而是向反方向背对凤念念翻身下落。墨羽剑插透了地下青砖,在丁知鱼翻身下落的瞬间,墨羽剑插着的那块青砖也被连着带起,并且在身体与地面平行的瞬间,右手将墨羽你拧,搅开无数砖屑。只听得丁知鱼在半空中又断喝道,射!那青砖上被墨羽剑搅碎的砖屑又向着凤念念射去。

凤念念刚从地上起身,就见一团砖屑向自己射来,幸好起身前已经将凤鸣剑握在手中。只见凤鸣剑又一次脱手而出,凌空在凤念念身前旋转,犹如一面剑墙,将砖屑磨的粉碎,都洒落在地。

而就在凤念念御剑斩落砖屑之时,丁知鱼已经背对着凤念念走到朱砂圈的边缘,大喝道:“起!凝!散!射!”

原来演武场内,朱砂圈不远处便有一口井,丁知鱼面对井水,施展控水之术。只见数十个一寸长的小冰锥又射向凤念念。

只见凤念念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往空中一洒,娇喝道:“燃!”上百的火球燃起,不仅把向自己袭来的冰锥尽数融化在空中,剩余的火球还直接奔向丁知鱼而来。而丁知鱼恰好刚转过身来,见状也未慌张,将墨羽剑插入身前砖上,口中念到:起!转!只见井水中略起了一大片水墙,挡在叶知鱼身前,并且向前旋转。把飞过来的火球尽数熄灭。而对面的凤念念早已御剑从演武场院子里的巨树上斩下两块树皮,运剑如飞在上面刻画。

丁知鱼心知凤念念要用树皮做符箓,自是不能让其得手。便拔剑在手,双脚一蹬,带起一阵风,又向凤念念扑去。

凤念念却充耳不闻,继续刻画符箓。丁知鱼的墨羽剑眼看只离凤念念三寸不到,凤念念依然继续刻画符箓。

围观的两位清虚女弟子一见不好,齐声大喊:“师叔手下留情!”

而丁知鱼却毫不留情,继续刺了下去。

场外的佘勿渎却是看的津津有味,点头赞许!

只见丁知鱼的墨羽剑划破了凤念念的衣裙,依然没有收剑的意思,清虚两名女弟子眼见凤念念要血溅当场,均焦急不已。只见下一刻,丁知鱼的墨羽剑狠狠的推出,刺入凤念念的身体之中,但是却没有一丝血迹溅出。只不过刚才还眼看要血溅当场的凤念念,变成了剑尖上的挑着的一块树皮。而场中又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身着绿色鸾袍的凤念念。

这下场外的两名清虚女弟子才松了一口气,齐凤行见状,便开口训斥道:“平时叫你们多读些门派典籍,各派历史,你们总是不读,都去看无聊的江湖小说!现在还在这里丢为师的脸!幻真派、幻真派,你们都知道幻真派是用毒、用傀儡的。可是你看名字也该知道,幻真派最拿手的自然是幻术了,幻身符一枚符箓便是一个幻像。并且幻像也可以造成轻微杀伤,这是写在幻真派历史介绍典籍里的。从今开始,路上你们俩都给我好好的看各派历史典籍,其余书籍我一并给你们收了!”

两名女弟子听罢双双秀脸一红,悻悻地看着场上二人的比试。

只见场上两名绿色鸾袍女子,分列丁知鱼的左右两侧,剑气如虹,将丁知鱼罩在其中。丁知鱼一把墨羽剑使得虽然风雨不透,但是毕竟以一敌二,险象环生。丁知鱼不断移动后退,一直退到被自己挑起的那一块碎裂青砖旁边。凤念念自知这丁知鱼必是要在这碎青砖上再次做文章,自己和幻影进攻的更加凶猛,并紧紧的盯住那块青砖,以防生变。

可是接下来场上风云突变,丁知鱼一脚踏错,踩在刚才缺少青砖的那个小方坑里,身子向前栽倒。墨羽脱手飞起,挡住其中一个凤念念袭来的一剑。而倒下的丁知鱼双手顺势包住其另外一个凤念念的一只小腿,并侧眼向其脸部看去。只见此凤念念表情毫无波澜,仍挥剑斩向自己。丁知鱼见状毫不犹豫,双手抓住这个凤念念的小腿猛的用力甩出。丁知鱼倒在地上,将此凤念念像舞剑一样,向另外一个凤念念挥舞过去,挡住另外一个凤念念袭来的凤鸣剑。之后一个鱼跃站起,大喝道:收!

被打落在一旁的墨羽剑又飞回丁知鱼手中。而刚才被丁知鱼抡起的凤念念,被另外一个凤念念一剑刺中胸膛,变成了一块大树皮,挂在凤鸣剑上。

只见凤念念甩落剑上树皮,向着丁知鱼笑道:“五年前你还只会给人家擦眼泪,现在人家长大了,竟还要抱人家腿,也不羞!”

这是两人比武开始以后的第二句话,之前斗智、斗剑、斗法,环环相扣,丝毫由不得停歇!

只听丁知鱼回道:“想必凤姑娘适才幻术全部被破,体内元气神魂不闻,需要稍微歇息片刻。这才拿话来羞我,是想拖延时间吧?”

凤念念暗骂道:“这个死北蛮,五年前都没现在这么讨厌!”但是脸上还是嫣然一笑,神情艳若春水,继续说道:“我是怕丁道友初次闻香尝玉,道心不稳,好心给你平复之机,谁料你却不领情!那我们便再战好了!”

适才赵麟行和齐凤行都在想,丁知鱼在用笨重的墨羽的情况下,如何破掉凤念念的幻术,一时间都没太好的办法。结果见丁知鱼竟然兵行险着,去抱住其中的一个的腿,去观察其反应。若是真的凤念念被抱住,神色多少会变,若是幻影,则难以做到及时变幻表情。若是抱住的为真的,说不准还可以一击制胜,由于已经地处朱砂圈边缘,可以将其顺势扔出圈外。

若是假的,则以此当武器,与凤念念对剑,让其自破幻术。赵麟行震惊中带着赞许,这已经是最优解法了。

齐凤行看后不禁感慨,小师弟要是一直保持着辣手摧花的态度,莫不是将来要和几个师兄一样,大把年纪还孑然一身?果然清虚南派都适合打光棍。难道是因为三十四代掌门师祖娶了个老婆,害得掌门因为一丝贪念差点导致清虚南派灭门,太上祖师在天有灵,保佑清虚接下来两代都打光棍不成?

而佘勿渎倒是觉得十分可惜:要不是丁知鱼反应那么快,先后两次对幻像出手坚决,这场胜利恐怕已经归自己的小徒弟凤念念了。不论两边师门是何感想,场上的比斗又要重新开始。

长春银屑病最好医院
京都儿童预约口腔科
贵州最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是哪家
泉州治疗牛皮癣方法
遵义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