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法武封圣 第943章 击溃己第三师团

2020-01-16 13:24: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法武封圣 第943章 击溃己第三师团

魏稻瞪圆双眼,看着丁馗挺枪杀入自己的前阵,掀起三道十几米的血浪,带着两名亲兵如入无人之境。

步兵主将带队冲锋确实不多见,上万的步兵打起来不是三两下能解决战斗的,这点跟骑兵的区别很大。实力相当的鏖战,打个半天一天的很常见,从开始打到结束没几个人的体力能吃得消。

如果战局是一边倒就另当别论了。

冲在最前面的己国士兵万万没想到刚开打就碰上夺命煞星,两个裹着斗气铠甲,一个只穿布衫,两道枪芒和一柄实体力刀弹飞所有试图阻挡的兵器,破开前进道路上的血肉之躯,摧毁锋矢阵的箭头。

呯,一枚魔法光弹如约升空。

薛充从乱草中钻出来,扬起独臂,高喊:“出击!”身后齐刷刷冒出五百全副武装的战兵,默不作声地朝着薛充剑指的方向前行。

“跟我上!”风良双脚一夹,催马冲出大街,巴习抱着“丁馗中队”的大旗在左,尹化抱着第一大队的军旗在右,紧跟风良冲上大街。

少典飞长枪一挺,喊道:“攻击前进!”

轰,一股洪流从开放的南门夺路而出,正往恒福城迁移的百姓在城管的驱赶下向路边躲避,目送这队红袍骑士杀向东南方。

费则回头望了一眼天空,拍手说道:“撤退,投石机给我砸烂。”

万裕狠狠一斧劈在投石机发射机关上,木屑横飞,“喀嚓”一声,拉杆失去牵扯力高高翘起,“来,学我这样,赶紧全砸了,我们撤退!”

少典业与莫俊远远地对望一眼,默契地点点头,同时下令:“冲锋!挡道者死!”

裂风锥如蛟龙出海,每一次挥出都能扫空一片,力量与斗气结合,没有破不开的防御、打不飞的敌人,丁馗还没有使出主宰骑士的战力,一直压制在后期无畏的级别,即便如此面前也无一合之敌。

少典成要逊色许多,但也没有人能够阻挡他前进的脚步,敌军从前排和后排刺过来的长剑,都被他左手剑砍断;右手枪往前一送,便是血光四射,枪头扎穿一个,枪芒刺穿一个,至少夺走两人性命。

那位布衣老者更是恐怖,根本不用出手,凛冽的杀气一卷,跟前就倒下一片,一柄力刀在他面前抖动刀花,格飞敌军从后方扔来的投枪。

三营四营走在最前排的二十人贴在三人身后前进,只有两边的人有机会斩杀几个漏之鱼,其余的只能大喊:“降者不杀,丢掉兵器趴在地上!”

己国第三大队那锋矢阵的箭头有二十人,在魔法光弹升空时就全部报销,随后丁馗一路推进斩杀,几乎每走一步就干掉十几二十个,眼看一千人的大队不到六十步就被杀光,这还没算一营和二营的冲锋。

“第三大队原地死守!第四和第五大队攻击敌军两肋!”魏稻立刻下令变阵。

己国第四和第五大队分左右两路,绕过第三大队,冲向丁馗身后的三营和四营。

“三营四营去干掉敌军的左翼,一营二营继续随我吃掉敌军前锋!”丁馗的声音传遍战场,这也是他不用居中指挥的一个条件,如此窄小的战场上不需要传令兵。

柳豫在战场的大后方收拢八营官兵,丁财跑过来,长剑一丢插在地上,手背抹过额头,说:“市长大人,什么时候轮到我们上?”

“呵呵,不急,这一场战斗用不着你们了,休息好了就有机会当前锋。”柳豫少有地拍了拍丁财的肩膀,是对他引来敌军的鼓励。

“听到没有?牛二胖,赶快抓紧时间休整,别说哥哥我不关照你。”丁财扭头对牛二兵喊。

“啊,好的,多谢财哥。”

牛二兵回答完,低头又嘀咕了一句:“你才胖,你全家都胖。”

丁馗脚底一蹬,如大鸟般飞起,裂风锥洒下百十个枪头,将己国第三大队长前方的兵卒一口气全干掉,准备强杀敌军的前阵指挥。

少典成虚晃一枪,猫腰往前一蹿,抢先一步冲到己国第三大队长面前,横枪上举,架住对方的长刀。当他正准备变招时,一柄古朴夺魂的长刀掠过,己国第三大队长的人头飞起,尸体仍站立喷出大量鲜血。

“嘿嘿,这功劳老夫笑纳了。”那边丁昆开始举刀砍杀己国第三大队长身后的敌军。

“带这样抢功劳的吗?哎。”丁馗落地后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己国第三大队的士气瞬间崩溃,剩下的士兵转头就跑,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这还怎么打呀?人家三个就能屠掉一个大队,还不带喘气的。

一名亲兵模样的壮汉来到魏稻身边,说:“魏大人,恐怕你的第三师团不够他们仨杀的,你还是移到后阵去吧。”

“乐武纪,你能挡住他们吗?”魏稻脸色涨红,又快速地变白。那名壮汉是乐恽的亲兵,专门到第三师团督战的,据说是一名无畏骑士。

“开玩笑吗?那位老者是大名鼎鼎的死亡之握,大武师,六级战力者,我连丁馗都挡不住,怎么挡得住他?”乐武纪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魏稻。

“我知道现在你不能下令撤退,这里六千多人还够他们杀一阵子,现在下令恐怕一个都跑不掉,我只能偷偷地掩护你逃命。”他很直接地告诉魏稻。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只有他和魏稻听得见。

“第二大队余部组圆阵,坚守原地;第六第七大队伺机包夹敌军!”魏稻说完立刻走向后方。

“咦?敌军主将想溜。”丁昆一直留意着魏稻的动向。

“这么垃圾的主将,别管他,薛充带人上来了。”丁馗的目光捕捉到五营和六营的军旗,“跑了更好,让他再指挥一个师团嘛。”他完全没有把魏稻放在眼里。

“骑兵大队也上来啦。”少典成回头看了一眼。

“一营二营随我突进!冲掉敌军的后阵!”丁馗没有管对面的右翼,即便他们在威胁三营四营的后方。

己国第二大队是残兵败将,若非八营时间不够早被杀光了,如今遇到更加强悍变态的敌军主将,几乎没怎么抵抗就溃散逃跑。

“快跑!”乐武纪拉着魏稻就跑,这时他们已经走到队伍的大后方。

“杀呀!”一名独臂军官领兵包抄到己国军队的后方,下令全速奔跑,开始对己国后阵发起冲锋。

乐武纪和魏稻后路被断,没有跑回新码头,而是冲向通元江,毕竟水面上是己国人控制的地方。

己国官兵脸上露出慌张的神色,眼看中军被冲散,师团长不知所踪,虽然还剩四千多人,不过迎面冲过来近两千骑兵,背后好像也有一千多敌军断了后路,貌似敌军的兵力不比他们少。

“杀啊!动作快点,骑兵过来啦,战功要被他们抢完啦!”步兵营的将士们在大喊,少部分人竟使出拼命的招数,仗着精甲就算受点小伤也要快速解决对上的敌军。

“分兵出击!”丁馗突然下令。

这时候要快速打掉敌军的士气,尽可能缠住更多的敌军,用最短的时间解决战斗。

“各排分头出击!”少典飞端起长枪冲到前方,下放指挥权,开始加入战团。

之前各营的营长要指挥战阵,不能学他们的主将,别说战场观察力,就那嗓门也没丁馗的大。

“你们的主将已伏诛!尔等还不投降!”丁馗又一次跳起来,裂风锥扫到一片敌军。他看着魏稻和一名亲兵跳入通元江,趁敌军还没注意到这点,高声诈称自己斩杀了敌军主将以乱军心。

最前方的己国士兵哄然溃散,本来就挡不住巨羊城私军的攻击,眼看敌军的骑兵越来越近,又听说自家的主将死了,也不管是不是真的,赶紧先逃命再说。

“别跑!”少典飞急了。

他冲在最前面,比第一大队快了近两百米,距离战场已不足五百米,全队的马速提至最高,不用一分钟就能杀进战场。

“枪芒准备!”他的长枪高高举起,领着一个中队骑阵准备最后的冲刺。

“魏大人跑啦!”己国后阵有人大喊,他们看着魏稻被人带走,那时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现在哪还不知道主将已经跑了。

喔霍,己国整个战阵崩裂,带头逃命的是军官。他们最早看清楚局面,骑兵一出基本断绝他们能打赢的希望,后路被断更是雪上加霜,能不能逃得一命都成问题。

由于丁馗提前分兵出击,一二三四营缠住近两千敌军无法脱离战斗,还有两千多敌军分散开往东南逃窜,敌军后阵有相当一部分人冲向通元江。

“步兵所属拦截江岸!”丁馗不担心敌军逃回新码头,但是跳下通元江那些就挺头疼的,在江水里杀敌确实慢很多。

“杀!”少典飞射出枪芒,十多米宽的枪芒追着敌军逃命背后扫去。

红芒掠出几十米消散,地上散落一百多具分成两截的尸体,这要是对着战阵攻击,死伤至少翻一倍。

广东省中医院罗冲围门诊部预约挂号
新疆乌鲁木齐市米东区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治疗阳痿费用
广西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扬州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