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吞天大帝 第一章 王府弃子

2020-01-16 18:19: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吞天大帝 第一章 王府弃子

大天国,华波府,太鱼城。

乌云压城城欲摧,翻滚的电莽在厚重的云层中穿梭。

六月初七,雨,暴雨如珠。

“赵管事,求求你,让我们见一见王爷吧,千帆他到底是王爷的亲子,要是没有灵丹,千帆就要死了啊。我求求你,我给你跪下了,你行行好,行行好,我可怜的少爷啊。”

太鱼城一座富丽堂皇的宅邸前,传出一个妇人悲呛的痛哭声。

整个太鱼城的人恐怕都不会对这座堪称堂皇的宅邸感到陌生,只因这座宅邸的主人正是大天国十二君王之一的‘并肩王’步莽。

大天国立国三千年,本有十一位君王爵位传承至今。

而步莽本为一介白衣,身无寸功,但他虽出身草莽,随武道称尊,以一己之力挽救大天国主于大厦将倾,战功赫赫,是大天国立国至今第一位异性王侯,由大天国主亲自册封的君王。

并肩王,一字并肩。

足以证明这位并肩王步莽的威势。

“哭什么哭,还不快滚远点。如今天门已开,还有一月时间就是盛会开启的日子。到时候整个大天国的青年才俊齐聚太鱼城,要冲那天门,二公子如今闭关修行乃是王府中一等一的大师,若是打扰到了二公子,你几条命都不够赔。”

“步千帆不过是一个私生子,又是个傻子,二夫人亲自下令将其逐出王府,王爷都没半句反驳,要我开门,你想要老子去死不成?”

朱红大门前。

一个穿着王府服饰的赵管事一脸倨傲的骂道。

他眯着小眼儿,抬起一脚就踹在身前苦苦祈求的妇人身上,妇人惨叫一声扑进泥水里,哭的越发厉害了。

“少爷,可怜的少爷,小姐,荣娘对不起你啊……”

妇人破血流手中紧紧护住怀中的面色惨白的少年,面色悲苦。

咔嚓嚓!

一道惊雷骤然在空中炸开。

妇人怀中的少年蓦然睁开了眼睛,闪电映照出他冷漠的脸色。

“顾乘风,我步千帆视你为手足,你却如此待我。”

“这大帝之位又如何?你想要我的吞天之法又怎么样?好狠辣的计,好歹毒的心,困神弑神毒,轮回集灭草,你倒是真看得起我步千帆!”

步千帆猛然站起发出一声咆哮,充满不甘和愤怒。

谁曾想到,他步千帆号称吞天,竟然在向天夺号的时候竟然被自己的兄弟暗算。

困神弑神毒,轮回集灭草。

两种太古最奇的毒,两种古今最毒的药。

顾乘风太清楚他的弱点,也太了解步千帆自创吞天的缺陷,就算步千帆的吞天已然大成,几乎万邪不侵,但仿若蛇之七寸的两种毒药,依旧让他深陷泥潭。

“妈的,吓老子一跳,你这个杂种命还真硬。没死就快滚,真是祸害遗千年。我可告诉你,二夫人留你一条性命自生自灭已经算是你的福气。赶紧给老子滚开。”

步千帆的一声怒喝吓了这王府赵管事一跳。

他恼怒的就要去推步千帆的身子。

“滚!”

一声怒喝。

步千帆猛地抬头,散发出无尽的寒意。一股恐怖厚重宛若天威的庞大威势散发开来,直直的朝着赵管事压去。赵管事只感觉到自己被死亡看了一眼,他脚下一个趔趄竟然跌倒在地上。

受了自己一喝,对方竟然没死?

步千帆眉头皱了一下。

他来不及多想,便感觉到一个冰冷的怀抱将他抱紧。

“千帆,你有没有事?你可吓死荣娘了,你要是就这么去了,我可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小姐?千帆,你命苦啊。”荣娘死死的搂住步千帆的身体,狼狈的双眸中闪烁着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

荣娘……

步千帆面色狂变,如被惊雷辟中。

“原来我步千帆重生了。”

足足一息。

步千帆才吐出一口浊气,叹息道。

随后他目光逐渐锐利,他眼波一荡,光芒闪耀,仿佛能够刺破天空中沉甸甸的云层。

“顾乘风,你没想到吧,就算你机关算尽一切又如何?”

“你想要我的吞天之法,不惜找遍太古,暗下两种奇毒,我步千帆还是没有死去。我说过我步千帆若是不死,定然要血洗天下,你就好好洗干净等着我吧,等我杀出太古,让你血债血偿。”

步千帆心中狂怒,他默默的感受着此刻虚弱的身躯,一些原本不属于他的记忆,逐渐在脑海中闪过。

步千帆这一世的身份是位于太古北域一个名为炎黄界的土著世界中一位诸侯的儿子,两人同名同姓,但这少年无疑要悲惨许多。本是并肩王步莽嫡子,却因为生母地位卑微,一直不被看重。

加上生父步莽向武之心极重,并肩王府由二夫人把持,妒心极重,趁着步莽闭关竟然将他逐出王府,自生自灭。

步千帆本就体质极弱,又逢大病一场,几乎奄奄一息。

所以才有了之前一幕。

“荣娘,我们回家!”

步千帆扭头看了一眼荣娘,温声道。

“可是少爷,你……”荣娘一脸担忧,少爷自三日前便高烧不退,今日更是直接晕死了过去。若是没有王府的丹药来治疗伤寒,少爷的身子本就弱,可如何撑得过这雨夜?

“无妨,荣娘,我的身体我最清楚,风寒而已,还要不了我的命。”

“我们越卑微,越低贱,那些人只会越发笑,否则我到底是王府嫡子,他们又如何会将我逐出王府,任凭你跪在王府门前足足半日都没露半面?荣娘,这世界上,只有无缘无故的好,没有无缘无故的坏。与其去求并肩王府,还不如求我们自己。何况,区区王府而已,于我如土崩瓦狗一般,根本不看在我的眼中。”

步千帆冷声道,闪电映照出他苍白而冷漠的脸。

“可是少爷……”

荣娘急切的为步千帆挡住风雨,欲言又止。

“妈的,步千帆,你特么敢吓唬老子,给我去死!”

就在步千帆低头不语的时刻,一声怒喝响起。

赵管事眼中含着一抹羞怒,他青红着脸,整张脸庞都扭曲如恶鬼。他疯狂的朝着步千帆扑了上来,想要暴起伤人。

他竟然被一个逐出王府的傻子给吓破了胆?

这让赵管事肺都气炸了。

王府中二夫人独掌大权,王府赵管事各个惟命是从,威势日益深重。

步千帆是二夫人眼中钉肉中刺,这在王府中根本不是秘密。

如今二夫人将步千帆驱逐出府,任其自生自灭。赵管事自信,就算他下了杀手将这曾经的王府少爷生生打死,到时候等着他的绝对不是惩罚,也许奖赏也有可能。

“少爷小心!”

荣娘登时叫了一声,她慌忙挡在步千帆身前。

“敢对荣娘出手?简直自寻死路!”

“死!”

赵管事一拳打出,嘴角的狞笑还没落下呢,就被步千帆一脚踹中了脑袋。

砰!

赵管事的头如同西瓜一般爆开,直接死的不能再死了。

“少爷你,你……杀了他?”

荣娘嘴巴长得老大,她傻傻的看着自家少爷,仿佛根本不认识了一般。

“土崩瓦狗。”

“无妨,小事而已。荣娘,走,我们回家!”

步千帆冷笑一声,根本没将一个奴仆的生死放在心上。

就算如今修为全无,又逢大病初愈,但此刻的步千帆身体中的可是能够向天夺号的吞天大帝。话音落下,步千帆看也不看被他一脚踢死的赵管事,他喘息了一声缓缓的站了起来。

两人相互搀扶,朝着如今的家中走去。

灵川县中医院怎么样
无锡市锡山区东港医院预约挂号
新疆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甘肃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宜昌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