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小说的谋篇

2019-09-13 02:15: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文友说:“我认为:写小说最难的不是怎样写,而是写什么?所以,可以这样说:我只要有一个感人肺腑、令人拍案叫好的故事,我就能写出一篇令人荡气回肠、发人深思的上乘好小说。”
甲说:有好故事,也不一定每个作者就一定能够写出上乘好小说,更不要说发人深思了。且不说好故事并不等于好的小说题材。就算有了上好的小说题材,还得看作者站在什么样境界的高度,去认识题材,组织题材,到最后的提炼和升华小说主题,从而使小说达到某种思想境界的高度。其实,这里边最根本的,还是主题提炼的深度问题。列夫•托尔斯泰的《太贵了》和莫泊桑的《摩纳哥的囚徒》,写的同一事件,也同出于高人之手,但是,同样的题材,由于作者对此事理认识的思想境界不同,写作时导致到对主题的提炼的差异,赋予作品的思想深度自然大不一样。两篇小说的高下之分,大多了。又如:屠格涅夫的名著《木木》,与莫泊桑的小说《骚姑娘》,题材相同,基本情节都是:仆人爱狗,最终,主人命令仆人把心爱的狗淹死了。但是,最终因为二位大师对这一件事所提炼的主题思想不同,所导致两篇作品其艺术价值有着迥然的差异——《木木》被世界公认为是艺术宝库里的珍品,而才华横溢的莫泊桑在《骚姑娘》中,只写了事件的过程,却没有写出事件对人物的深刻影响;事件对人物生活道路的决定作用;以及事件在人物命运上所折射的社会内涵。所以,不但远远逊色于《木木》,就连作者本人的《羊脂球》《项链》等作品也不敢相比。
乙说:不过,我还是相信巧厨师难作无米之炊这一说法。只要找到小说的真材实料后,如著名作家高晓声说的:“在写作的时候,我竭力抓住最能感动人的东西来写。”他还说:“我写《陈奂生上城》不是预先有了概念。不是为了证实这个概念。”但是,这篇全国获奖小说,其反映的主题,却有多种互不相同的说法。这只怕作者写作时也未必能想那么多的。
甲说:小说作者应该像海明威说的:“我只写出冰山露出海面的八分之-,其余八分之七藏在海底,让读者去想象。”将海底没写出的八分之七信托读者去咀嚼,留给读者广阔的想象余地,让读者体味纸外之味,境外之境,从而达到只写一滴水,反映生活的完整体——“大海”,以求小说的内涵。不管怎么说,我以为凡能准确地只写出冰山露出海面八分之一的作者,说明该作者能够看到全局,即冰山的八分之八,才能准确写好那露出水面的八分之一。我以为,只有这潜藏着八分之七的八分之一,才是高晓声所竭力抓住的——最能感动人的东西。
乙说:也许,一部伟大的作品,必然闪烁出一种相对伟大的思想。这说法是对的。作者应该站在整个作品全局的高度,也是对的。不过,我们不能排除生活中某些故事情节,本身所包含某种闪光的思想,启发我们发现,并加以发挥,从而写成好小说。
甲说:你说的这种情形,大体合乎了小说的谋篇构思规律。我想具体用《阿Q正传》为例,说说我对这个话题的进一步理解:辛亥革命前后,那些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们,一时又不能觉悟。这种生活现状,使作者“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作者在此无比深沉的感情中,便产生了召唤世人觉醒的迫切愿望。即创作意图。再从这个创作意图出发,去搜集、创编题材,用题材去充实并进一步开掘、深化创作意图,反过来再重新要求题村……以此循环而提升作品主题思想和题材的改造和容量。这样之后,鲁迅先生最后才选定了更能抒发创作意图的,现在我们看到的阿Q和他周围人物。通过对那一时期的落后、愚昧、受压迫又不能觉醒的社会现状的形象、生动描写,起到召唤世人们觉醒的(主题)作用。
乙说:说来说去总离不开创作意图、主题思想,这些老生常谈。假若一篇纯爱情小说,读者为其中人物,爱得生生死死,所牵肠挂肚,读得如迷,就如象棋中每走一步,都牵涉局势,甚至直接关系整局的胜败,让人荡气回肠。这样的小说,也许作者并没过多的考虑主题、立意等问题,只是顺着情节的自然推进,人物的必然表现而写成,结果,也能成为很受读者欢迎而成为好小说。况且,有人说:只要认真写好人物、事件,只要写得感人,主题就会自然而然地浮出来了。因为,每一件事都能孕育一种或几种寓意,这就无需作者提前过来过去考虑什么主题、立意了。这也是一种写法。即是现代有些作者的谋篇布局法。
甲说:我以为,不管干什么都离不开意图,就如你比例的象棋,每走-步,其意图都是以保住自己将帅,杀死对方将帅为目的。正因为棋战中,双方目的非常明确,才促使了棋战那样激动人心。而棋战中的每步激动人心的厮杀,又无不都是为了实施总意图的?小说的创作意图,不但应该明确,而且还不应该是:让人读后说句:“原来如此”就了事,也不能让读者为-桩凶杀迷案读到书终,只为了告诉读者:凶手原来就是他,就完了。而是:作者不能忘记艺术理想的本质,就在于通过人的心灵结构的剖析与展现,对社会和人生起到认识、教育和审美三大作用。一篇小说的社会价值和审美价值,完全取决于作品中人物心灵开拓的广度和深度,以及由心灵透视出来的社会意义。人物形象的价值,主要还是取决于它所传达的时代精神,和表现社会的某些本质方面所达到的广度和深度。所以,小说主题的提炼和升华,直接指导着小说的高下之分,也正好是《木木》远胜于《骚姑娘》的根本原因所在。人常说:心中有谱,笔下生华。一篇文章的意境,如果达到一定的深度了,作者即使细笔漫墨地去描写“六月雪”那样违背自然的情节,却也能成为千古绝唱之文;又如《静静的顿河》中,描摹人物当时哀痛到了绝望的心境,作者描写人物眼里看到的是一颗黑色的太阳。试想:此时人物眼里看到的太阳,都变成黑色的了,其内心的伤痛和绝望就可想而知了。此描写,尽管违背了自然,却又高于自然,所以,成为了不朽的文笔精华。我很难想象,一篇上乘好小说,作者没有对形象和画面背后隐藏的社会意义的深掘和提炼,就算有了感人题材,就算是“碰”到了-块绝好的玉石,也只能算是璞玉浑金,弄不好还会变成了第二篇《骚姑娘》,难“碰”出意境交融,形神合一境界的上好小说来。小说写作,也有它自身的规律。任何事只有顺应了事物的规律,就会求精求高。
乙说:一篇小说,从谋篇开始——其实还没有动笔,就能够见其高下了。看来文章想要升级,还非得顺从这种小说规律不可了。

共 248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很多上乘的好小说,并不是故事多么吸引人而成为好小说的,而是因主题有着深刻而又重大的寓意,并且能反映出重大的社会意义,这才成其为好小说的。例如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获得全国好小说一等奖的《大钱饺子》,故事非常简单,说的是某个人在十年动乱结束后被释放回家,跟家人一起过的第一个春节,母亲包了唯一的一个大钱饺子,这饺子从那个坐牢人的碗里转到母亲的碗里,双从母亲碗里转到父亲碗里,再从父亲碗里转到儿媳碗里,最后又转回到坐牢人的碗里。因为,这个大钱饺子寓意着人顺财旺,家人都希望在拨乱反正中,获得自由的他能从此百事顺遂,而他更希望母亲、父亲和妻子从此顺心如意,使一个简单寓意的大钱饺子赋予了多重希望。这就使得《大钱饺子》一文,在全国近10万篇小说征文中脱颖而出,被评为一等奖。多的不说了,我是赞成甲的小说观的,读者朋友你认为呢?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
1 楼 文友: 2017-01-12 10:17:54 爱好小说创作的人很多,但是,真正能写好小说的人并不多,这是因为,很多人还存在着各种迷惑。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宝宝脾虚吃什么食物
亚宝药业薏芽健脾凝胶
便利妥成人纸尿裤尺寸
小孩子流鼻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