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奇门散手 第七百五十九章矛盾、想法

2020-01-16 16:07: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奇门散手 第七百五十九章矛盾、想法

唐宁一声惊叫:“白大叔,怎么是你?”

喊完,左右打量,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在陌生的房间里。

几天前初次上鹰巢的时候,是乘坐军方直属的直升机,越区过县,跨省渡海的记忆在,但怎么进岛的没有印象。因为有意识的时候,人已经在幻境模拟出的沙漠里接受那个到现在为止也没怎么弄明白的测试。

这次离开的记忆也是停留在聚集地那一刻,大家伙站在一起,然后忽然一下,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人居然是白胖子,难道自己现在已经在京城了?

果然!

白胖子猜到了唐宁心里在想什么,胖胖的大脸像个笑面虎似的点点头,说道:“没错,你现在到家来了。”

对现在的唐宁来说,哪里是家,当然是京城。

“今天几号?”

“元宵节。”

“这么说,已经过去一天了?”

“是,你们是昨天离岛的。至于怎么离开的你别问,我也不会说。我只能告诉你,你们离岛之后,军方的直升机将你直接送到了京城。”

“其余那些人呢?”

“都有专人陪同,分乘不同的交通工具,现在估计已经都到了各[自的目的地。你就不用担心了。”

“哦,那就好。”唐宁点点头。这次出来的这些人除了洛一飞以外,跟其他人又不熟,说不上担心,只是随口问问罢了。

沉默了会儿,忽然抬头紧盯着白胖子,缓缓地问道:“我什么时候跟能那个女人见面?她到底是谁?”唐宁其实想问,那个女人是不是我姐姐,但他没敢,怕失望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他自己也说不上是个什么滋味,反正很复杂,很矛盾。

白胖子拍拍他肩膀,说道:“这些事你先别管了,今天先过节,别的事情登门明天再说。”

“你们的事情不急吗?如果不急的话,不会硬把我从鹰巢里弄出来。”

“再急也得过节不是嘛!再说了,有你在,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放心,不急在这一天。”

旁边放着一套衣服,都是崭新的。从里到外,内衣内裤羽绒服牛仔裤什么的很全乎。唐宁从床上下来,一边换衣服一边问道:“我这是在哪儿?”

“茶楼。”

“那不就是你们的联络点儿?我怎么没印象。”

白胖子笑骂道:“屁的联络点儿,是我们的在京总部之一。这里的房间多了,你小子才见到过几间?哦,对了,我已经联系过你那个小女朋友了。她现在估计已经在家等你了。赶紧回去吧,明天等我。”说到最后一句,白胖子收敛了笑脸,神情变得很严肃。

“好,那我就先走了。”

“用不用我派车送你?”

“不用”说着,在兜里掏了掏,上衣兜里没有,但在牛仔裤的后屁股兜里摸出两张百元票子,捏在手里弹了弹,笑呵呵地说道:“准备的这么全乎,我自己打车回去。”

白胖子一直把唐宁送到楼下,看着打车离开。姚一飞从门后闪出身影,站在白胖子身边,看着唐宁坐着的那辆出租车离开的方向,低声对白胖子说道:“头儿,没把事情告诉他,合适吗?”

白胖子叹口气,说道:“还是到时候让他们自己相认吧,比我们提前透露的好。对了,你现在就通知那边。今天不行,明天任何时候都可以见面,时间地点让她自己选。”

姚一飞点点头,随后又想起一事,问道:“石家庄那边,我去不去?”

白胖子沉吟了下,说道:“去,马上就动身。事出反常必有妖。那边的事情看似跟咱们没有关系,但谁知道呢,说不定还能给我们带了个什么惊喜。”

“也是,世事无定。谁都说不准。”

“你那个宝贝妹妹,已经五六年没跟你联系了吧?”

姚一飞苦笑,说道:“可不呗。那丫头要不是真碰到了难处,是绝对不会给我打的。”随即脸容苦涩,目光望着远处的高楼大厦和缝隙间可以看到的那些来往的车流,怅然地说道:“她早就不认我认我这个哥哥了。”

“但她联系你了不是吗?不论她那里的事情有多么棘手,既然肯主动给你打,那就是好的开始。”

“希望如此吧,唉。”

唐宁打车直奔自己家的方向,透过车窗看到日渐熟悉的街道和巷子,他归家的心有些迫切起来。离家去鹰巢,到今天为止,也才一个星期多一点,严格算起来并没有多长时间,但感觉却好像是已经离开了很久一样。

忽然,他的目光一凝,随即亮起来,一抹温柔在眼中闪现。对司机说的:“大哥,停这儿就好了。”

“得咧。”

吱嘎一声,出租车靠路边停下。唐宁推门下车,目光直视前方,脚步越来越快。

巷子口站着人,身段高挑,长发披肩。清丽绝伦的脸蛋冻得有些红,但愈发娇艳,白色羽绒服和天蓝色牛仔裤衬得她清雅气质极为突出。一双清澈的眸子似星辰,黑白分明,清亮无比。

看到迎面走来的唐宁,女孩笑了,眼中含泪。淡粉色的嘴唇颤了颤,起步迎了上去。

看着走到近前的女孩儿,唐宁一把将她拥到了自己的怀里。嗅着熟悉的体香。说道:“我回来了。”

许大班长不习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小情郎抱着,脸蛋羞红的推开他,问道:“一位大叔给我打过,所以我已经提前知道你回来了,才在这里等你。不过,你才离开没几天,怎么这么快又回来了呢?”

“怎么,你不想见我?”既然不让抱,那就牵手好了,唐宁牵着许大班长的并肩朝家走。

许大班长小手捶了他一下,唐宁呵呵笑笑,神情有些复杂的低声说道:“我这次回来是因为有件事情要确定。”

许大班长嘴动了动,想问什么事,但没说。如果唐宁想告诉她,就不需要问。多嘴的女孩子是会让人讨厌的。

唐宁当然不会瞒着她。当日许大班长是跟他一起在老宅看过那本日记的人,知晓一切,对于她来说,不存在任何秘密。

紧紧地握了握姑娘冰凉滑腻的小手。唐宁缓缓说道:“我可能找到了姐姐。”

“什么?”许梦飞猛然一惊,瞬间睁大美眸。她太清楚这件事对唐宁来说有多么重大了。唐宁虽然不说,但许梦飞知道在他心里一直有一道伤口,很深很深的伤口。那就是家仇。作为普通人家的女孩子,她远离江湖,没接触过江湖,不理解江湖上的恩怨情仇。但是她懂得一点,这种不共戴天的仇恨一日不报,就会一日压在唐宁的心里,日积月累,总有一天,唐宁会受不了,甚至会疯掉。但从许梦飞的角度来讲,她做不了任何事,只能用自己的柔情,用自己的心去宽慰他。

而唐宁那位从小离散的姐姐,就是一剂良药。

所以听到这个消息,她表现的比唐宁还要激动,还要急迫。紧紧握住唐宁的手,迫不及待地追问道:“在哪里?姐姐在哪里?”

“目前只是得到消息,还不敢确定。”

“那到时候能不能带我一起去见她?”

感受到姑娘的关心,唐宁心里一暖,说道:“等我确定了以后,到时候一定带你去见她。”

“嗯。”

缓缓放下手里的。依兰仰脸看着天棚,两行泪水顺着清秀面庞流淌下来。

随即嘴角微翘,含泪的笑容令人心伤,但更有种欣慰在里面。满心期待的事情终于有了结果。

她知道这次见面,很冲动。甚至不知道跟那人见面之后应该说些什么,怎么说。难道直接相认?这件事情这么突然,他又怎么一下子就相信呢?

老话说,血浓于水,亲情的存在永远不可分割,但现实往往是残酷的。

没见面时,盼着见面,可一旦可以见面了。却又害怕见面。

这就是依兰,不,唐秀儿此时最真实的写照。

见了他一面之后,就可以了。自己心里就没有遗憾了。

到时候就可以放开手,去做心里一直想做的事情。就算是死,也会闭着眼睛去死。

只是自己死了以后,重担和就会转嫁到他的身上。估计他目前还不知道自己身负血海深仇。要不要告诉他。告诉他之后,他能承受得了吗?

如果有选择,唐秀儿宁愿瞒着他,永远不让他知道。

可是父母之仇不共戴天。身为人子者,必须复仇。

唐秀儿想让他过的幸福,有万分之一的可能,都不想牵扯进来。

矛盾这座大山在唐秀儿心里渐渐成型,越来越大。

她想自己独自扛起来,可能力不允许。

更怕自己一旦身死,父母之仇也随之而去。诚然,堕天王也有很多仇人,但是如果他有一天死在别人手里,对于唐家人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不能亲自手刃仇人,逝去的双亲在地下如何能瞑目九泉?

她当然想不到,相见的人不仅已经得知一切,更打算,一旦确定了她的身份以后,也抱着跟她一样的想法,日后独自报仇,不把最后的亲人牵扯进来。

霍州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银屑病最好的医院
nk细胞免疫疗法费用
清远哪些医院看癫痫病好
肇庆哪家妇科医院好
分享到: